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紙繁華

简单文字,随笔心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原创】西风望  

2013-09-30 11:22:52|  分类: 故事经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 西窗,油灯下。凌天轻轻拭着刻有“雪落”的青锋剑,剑透着刺骨的冷,就像它的主人一般,冷傲如冰霜,剑上唯一有的一丝温暖,便是那几滴红艳的血……

       十年了,他在陇上等了十年,从草长莺飞到雪落苍茫,等了十个轮回。从青涩年少油然而生的青梅竹马,到风华正茂挑灯舞剑寄相思,他始终没有离开过这里。只因年少时的稚嫩相约,那句清脆的童音久久未曾散去:“凌天哥哥,等我!我会回来找你的!”之后,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身影,虽然容颜渐渐淡忘在记忆里,但午夜梦里,那个身影带着银铃般的脆声仍是能击在心里最柔软处。

       今夜,他仔细擦拭着雪落,尽管剑已是寒光四射,冷意袭人。然而他的心思透过昏暗的灯光,是十年前的今天。那个一袭白裳唤作君瑜的女孩,临别前,泪落楚楚地把雪落送给了凌天,之后依依惜别,三步一回首地消失在辽阔的陇上,消失在视野里。他使剑朝腕上一抹,一条纤细的小口,涓涓血丝溢出滴在了剑身上,他再次擦拭起来,他用疼痛告诫自己记住今日是整整十年相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应该去找她!”凌天收回散漫的目光,心里如是想道。这个想法几年前就有,好几次他耐不住眷恋涌起的疼痛,想要走出这荒凉的陇上,但是这连绵不绝的大山总是爱捉弄人,无穷无尽得仿佛永远走不完,每次都是师父把饿得两眼昏花的他抱回那幢屹立在山顶上、孤凄的屋舍,然后是师父的训斥。

       十年来,他唯一见过的人只有师父,他唯一取乐的便是舞剑,当然,他恨得也是练剑。在西风漫卷的陇上,他练了十年剑,他不知道练剑是为了什么,从最初的喜爱,到习以为常,到厌倦,到麻木,六月赢阳立,三冬抱雪眠,他只知道师父严格要求他练剑,识字,直到三年前。

       三年前,秋色连波的黄昏幕里,西风卷着黄沙侵袭着黯淡小屋。柴扉随着西风吱呀回响,突然间,一声骏马长嘶,划破萧杀的黄沙帘幕!片刻后,师父仗剑立于院中,波澜不惊:“你终究还是来了!”来人也不说话,马背上一蹬飞起,借力径直刺来。接着是交错的剑鸣传入耳中,凌天只能朦胧看见两个影子来往,剑光闪烁。来人明显不敌,渐渐处于下风。师父喝道:“收手吧!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来人只管招架,突然又一身影遁地斜刺而来,师父抽不出手抵抗,一剑没入身体。

       待凌天反应过来时,师父难得的笑容看着自己,温暖正随着西风慢慢消逝。他竟手足无措,原来没了师父,心里是如此的空落落,他才明白,原来他的心房住着两个人,一个师父,一个君瑜。随后他也感觉到了疼痛,一股穿透的痛,只是偏离了心脏。一招含沙射影,漫天起了黄沙幕更加厚了,更加黯淡了。凌天借机没入连绵大山,在狼嗥凄楚的夜他捂着伤口想着心房的另外的一个人,想着她莲步款款而来,笑靥如花。他知道,她不会出现。

       他为眼前逝去的人入墓立碑,他想,师如父,当守孝三年。因此,他更加孤独地在这荒凉的陇上独自煎熬了三年。今夜,他决定去找心里的另一个人。他再次顶着呜咽的西风,在师父坟前洒了一抔黄土,再是一壶烈酒,半壶洒润黄土,半壶入愁肠,在西风撩人的夜,原来寂寞是如此煞人。

     (未完待续,敬请期待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